只要你不变

我想带白耳环的女人,爱起人来,一定死去活来的——这个人就是玉卿嫂     ------白先勇《蓦然回首》

yuqingsaojpg

庆弟,你听着,只要你不变,累死苦死,我都心甘情愿,熬过一两年我攒了钱,我们就到乡下去,,你好好地去养病,我去守着你服侍你一辈子——要是你变了心的话……——玉卿嫂

都说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见到玉卿嫂第一眼,只觉得好爽净,好标致,一身月白色的短衣长裤,一双杏仁大的白耳坠子刚刚露在松松挽了髻儿的发脚子外面,净扮的鸭脸蛋,水秀的眼睛,俏得不行。或许这也是庆生见到玉卿嫂的第一印象。

可悲的是,再俏丽的容貌毕竟敌不过光阴的洗礼,玉卿嫂的额上竟有了几条皱纹,笑起来时,连眼角都拖上了一抹鱼尾巴了。

庆生是个最多二十来岁的小伙,长得眉清目秀,修长的身材,浓得如墨一样的头发,直挺挺的水葱鼻,好像玉卿嫂的亲弟弟一样,齐垛垛雪白的牙齿,煞是好看。

庆生很早就没了父母,靠一个远房舅舅过活,后来得了痨病,人家把他逼了出来,幸亏遇着玉卿嫂才接济了他,从此他成了玉卿嫂的干弟弟。而两个的关系似乎不只是姐弟。

说不清玉卿嫂与庆生的感情,玉卿嫂对庆生是爱是依赖;庆生对玉卿嫂是怕是敬重。而非要衍生出不变的男女之情,结果只能是两个人的悲剧。

说到玉卿嫂,对庆生那是掏心窝的好,垫褥薄了,她就拿她自己的毡子替他铺上;帐子破了洞,她就仔仔细细的替他补好。要是庆生有点不舒服,她煎药的那份耐性才好呢。

然而玉卿嫂对庆生的好却是隐约带着条件的。“只要你不变,只要你心里有我这么个人,我便是死了,我也心甘情愿”。玉卿嫂重复了好多遍。

玉卿嫂的丈夫是吸食鸦片死掉的,婆婆不容而被迫离开家庭。我想这些事情对玉卿嫂的性格影响是很多的,玉卿嫂想牢牢抓住庆生,也许是出于害怕再次失去依靠,失去活下去的理由,毕竟她的性格是那样的刚烈。

为了守住庆生,玉卿嫂也可谓熬尽了心血。她一劲想狠狠地管住庆生,他的一举一动,玉卿嫂总要牢牢地盯住,要是庆生从房间这一头走到那一头,她的眼睛就随着他的脚步慢慢地跟着过去,庆生的手动一下,她的眼珠就转一下。一向俊俏的眼睛,在盯着庆生的时候,却闪光闪得好厉害,嘴巴闭得紧紧的,有点吓人。

尤其当玉卿嫂隐约感觉到庆生对她的躲避之后,玉卿嫂在庆生面前就变得更阴郁了。

爱一个人或许没有错,但当爱成为一种小心翼翼的渴求,只会让两个人都为难。而我不认为玉卿嫂对庆生的是爱,玉卿嫂更多是把庆生当成是她的依托,想要牢牢抓住,而庆生则是一直想反抗玉卿嫂对他的紧握。

我在想,要是没有容容少爷带着庆生去了高升戏院,要是没有金燕飞的出现,庆生跟跟玉卿嫂是不是就会好好的,如愿一起到乡下去过平平静静的日子。

庆生有自己想追求的世界,就像后来他自己说的那样“玉姐,你不要管我,你让我舒舒服服地过一过,我还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,求求你,不要再来抓死我了,你越抓紧我我就越想逃离你,逃得远远的”。

但是玉卿嫂早把庆生当成他在大海里的救生草,怎肯轻易放手?庆生想逃离玉卿嫂,玉卿嫂何尝不是想死死地抓住庆生,两个人都不愿意退步,都在苦苦挣扎,悲剧最终酿生。

当玉卿嫂亲眼看到庆生跟金燕飞亲密地走在一起时,她是真的绝望了,她的心里的痛苦是能够理解,辛辛苦苦的经营维护了那么久的“爱”最终还是泡沫般破灭了!

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当庆生与金燕飞的事情被玉卿嫂知道后,庆生也只是强调:玉姐,我实在不能给你什么,我已经跟别人…。这就是那个她天天期盼不要变的男人,她的庆弟!

那一刻她反而冷静下来了,心中终于明白,终究强求不来。

既然你变了,既然我们注定不可以在一起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,死也是我们死在一起!我想那时候的玉卿嫂的心里已经极端到变态了,她把庆生杀了,自己也自杀了。留下的只是一场悲剧的梦。

我总会时常想起玉卿嫂和庆生躺在床上时,忽然间,像发了疯一样,一口咬在庆生的肩膀上来回地撕扯着,庆生像只受了重伤的兔子一样无力的挣扎,鲜红的血一滴一滴的流在庆生清白的肋上的情形。

我有时候会觉得玉卿嫂可怜,而一切不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吗?我总在想,为什么玉卿嫂要那么死死的抓住庆生,难道是她觉得其他的一切都是抓不住的。她是大家出来的,丈夫吸鸦片死了,婆婆又不容她,而只有庆生她可以牢牢抓紧。是这样么?当终于,庆生也没让她抓紧时,她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了,所以她选择了远离这个世界。

或许玉卿嫂的悲剧只是来自她性格的悲剧,来自她的执迷不放!而这样的女人,为了爱不顾一切,还是令我肃然起敬!

本文为小骆驼原创,来自(投稿

AD:站点文章对你有帮助,可以选择去百度口碑好评下,还可以点击此处

赞 (0) 口碑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

评论前请先注册,游客请前往问答中心